中尚圖動態

女博士出書論證研究平安女性文學《蜻蛉日記》

時間:2021-03-29 09:58:41 來源:中尚圖

    なほものはかなきを思へば,あるかなきかの心ちするかげろふの日記といふべし痛感人世虛幻,遂以難辨生死的蜉蝣之日記為名

                                                                                                                                                                                                                                          ——右大將道綱母
教授自費出書
 
   《蜻蛉日記》
 
   是日本女性日記文學的開山之作與代表之作,日本平安時期(794—1192年)的文學是日本古典文學史中大放異彩的一頁
 
   其中,以女性為創作主體的王朝文學更是絢麗多彩。中層貴族女性們在脫離政治的封閉空間內,用假名散文形式鮮明描述自我情感與人生樣態的“女性日記文學”系列作品誕生。女性日記文學不僅助推了平安文學的繁榮,在日本文學史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世界古代文學史上也是獨樹一幟的存在。成書于10世紀70年代的《蜻蛉日記》被譽為女性日記文學的嚆矢與代表作。
個人出書
 
   回憶敘事中的昔今交織…
   《蜻蛉日記》取材于作者道綱母21年的婚姻生活經歷,作者在某個契機下回憶或近或遠的過往,并將其付諸筆端,存在作者實際經歷、體驗的時間,也就是“故事時間”,以及體現在文本中的敘事時間、作者執筆的寫作時間?!厄唑热沼洝纷髡邔€人實際生活中的和歌草稿、來往書信、紀行文、記錄性日記等背負不同功能的多樣素材,根據敘述需要進行取舍、消化、重組等藝術加工后,不可能與事件實際發生的物理時間,也就是故事時間保持絕對一致。
 
   《蜻蛉日記》正文部分將道綱母21年的婚姻生活按照自然時序編年敘事,具有縱向延伸的線性時間特征,流淌出故事時間流逝的軌跡。尤其到了中、下卷,有些素材甚至是故事發生時的即時書寫,時態上采用現在時表述,后來作者根據需要,創作時直接采用這些素材或者加工后成為文本的一部分。因為時間跨度大,即使話語時間細部的時序出現不同于故事時間的錯亂,也并不影響整體敘事時間的縱向綿延。道綱母人生的直線時間流中,每年的敘事又以春始冬終構成四季循環與首尾呼應。時間循環中的個人卻無法永葆青春,道綱母牽掛著漸行漸遠的丈夫,卻只能為自己的容顏漸老而惋惜、慚愧,在不安與無奈中傳達人生無常。“個體生命是線性的、短暫的,宇宙則是循環的、永恒的。線性時間觀與循環時間觀的并置與交錯,是東西方傳統時間觀的共同特點”。

\
 
   《蜻蛉日記》以第一人稱敘事視角回憶過去與凝視自我
 
   成書于10世紀70年代的《蜻蛉日記》被譽為女性日記文學的嚆矢與代表作,作者藤原道綱母出身于地方官階層的中層貴族,具有極高的和歌造詣與文學素養,后與上層貴族藤原兼家結婚并生有兒子藤原道綱,故被稱為藤原道綱母。藤原道綱母采取融合和歌在內的日記體散文形式,敘寫了自己自天歷八年(954年)至天延二年(974年)21年間的婚姻經歷。
 
 
   平安京時代 
 
   故事不能脫離時空而存在,既有發生、發展的時間歷程,又有自身固有的空間環境。平安京是日本文化的象征及繁榮之地,不僅是當時的政治中心,也是孕育平安文化與文學的土壤。被排除在政治之外的貴族女性們,披著如瀑般垂至腳踝的長發,穿著層層繁麗拖地而行的十二單,化著雪白的臉、鮮紅的唇,在封閉的深宮帳緯內,賞景和詩、看書作畫、冥思遐想,靜聽風聲雨聲、鳥啼蟲鳴,還有夜晚時分牽掛的心上人的腳步聲,催生出了稱奇世界的文學盛宴。
   在文化繁榮的背后,也藏著生活中的諸多不安。在建造都城時,賀茂川被人為地改變流向,朝廷又過度治水常常導致賀茂川泛濫。加上建造新城時,周圍大量杉林植被遭受砍伐,一旦下大雨便加重河水的泛濫,水災頻發。衛生條件極差的當時,洪水泛濫常常伴隨著天花、麻疹等瘟疫,一旦瘟疫爆發,當時醫藥資源與醫療水平受限,人們只有向神佛求助,所以通常病情傳播很快,無法控制。
   平安京里并存著花與影?;ǖ奈来呱藸N爛的宮廷文學,透露著細膩、優雅與洗練之美;影的陰暗,又加深了生活的不安,讓無力的女性對男人更加依戀??墒悄腥擞挚梢酝瑫r擁有多名女子,只能在自己家里被動等待的女性倍覺世事與戀情的無常,于是平安的貴族女性文學中又籠罩著淡淡的哀悲,并最終孕育出了“物哀”的美理念。
 
   入我相思門,
   知我相思苦,
   長相思兮長相憶,
   短相思兮無窮極...
女博士出書
 
   敘事的空間形態:實虛相映…
   道綱母是完全沒有宮廷供職經歷的“家的女人”,因此對道綱母而言,“家”是物質生活的據點、自己身心棲息的地方,也是癡癡等待心上人到來的寂寞空間。
“通い婚”(走婚)婚姻狀態下,女人只有在自己住處的“家”切切等候男人的到來。從文本開端天歷八年(954 年)夏,兼家派使者徑自來敲門送求婚之意的信件,以及同年秋季結婚后十月份父親藤原倫寧離開京城遠赴陸奧國等多處敘述都可知,當時道綱母的住處為自己娘家,并未跟兼家同居,“他幾乎到我這里斷了足跡的時候,正巧我家在他進出朝廷的必經之路旁,即使不想去聽,他早晚經過時的咳嗽聲也會傳入耳旁,無法入眠”。此處的道綱母家通常注釋為居于一條大路的西洞院。
   町小路女人失寵后,“我”與兼家的關系有所升溫??当K哪辏?67 年)十一月,兼家不斷晉升,在自己的住宅附近為道綱母提供了一處合適的房子,并讓其搬了過去。“就在他家附近,即使不用乘車,也能到的距離。世人會覺得我應該十分滿足了吧”。從后文可知,此處是道綱母一生中離兼家最近的居所,過著“接近于兼家夫人的生活”。平安時期,女人成婚伊始原本住在自己娘家,如果有多位女兒,通常府邸最后只能留給其中一位,其他的在婚后會陸續搬到夫家提供的住處。
安和二年(969 年)的正月一日,作“希望三十日三十夜都來我身邊”的壽歌 ,并與兼家和歌贈答,人物道綱母認為是“非常好的年初祝詞贈答”。但是第二天道綱母的下人與時姬的下人之間就發生了沖突。“雖然他(兼家)向著我,覺得我比較可憐,可我覺得一切都是住處離得太近的緣故,搬到附近住是個失策,于是跟他商計搬家的事兒,在他的安置下搬到了離他稍微遠點兒的地方”。
……
   綜上所述,作為“家的女人”,道綱母沒有宮廷供職經歷,無法通過外部世界確認自我的存在,唯一的生存場所就是“家”。但是她只能依仗自己的丈夫或者父親,自始至終都沒有屬于自己的真正的“家”,居無定所,加重了生活中的不安,這也是那個時代大部分女性的生存處境。
從上述道綱母“家”的空間變換可見,“我”離兼家的空間距離,與兩人的心理距離相系。兼家對“我”情濃意切時,搬至離兼家較近的府邸,而且差點入住代表兼家正妻身份的東三條新府??;相反,感情出現隔閡時,便遠離兼家的住處,而與兼家空間距離拉遠的同時,又加深了感情距離的裂痕。一夫多妻與“訪婚制”的婚姻狀態,以及女性無權參與政治的社會形態下,對婚后的女性而言,丈夫不再前往的“家”似乎失去了存在的意義,故而那些未能盡享“愛”的女性,消極者要么香消玉殞走向彼岸,要么落發為尼斬斷塵緣,還有的獨守空閨雖生猶死。
自費出書教授出書
 
   本書與作者
 
   《回憶·自我·書寫:<蜻蛉日記>敘事藝術研究》
本書綜合運用西方敘事學、比較文學、文體學等理論,主要從《蜻蛉日記》敘事的文體形式、交流模式、時間特征、空間形態四大方面,論證研究了《蜻蛉日記》為代表的平安日記文學的敘事特征,為日本平安朝日記文學的研究提供了新視角與新方法。通過對《蜻蛉日記》的個案研究,也對日本古代日記體文學進行了深入探討。
圖片
 
   楚永娟,女,博士,副教授,現就職于煙臺大學外國語學日語系。本、碩為日語語言文學專業,博士為比較文學專業。已于《文藝爭鳴》《外語學刊》《山東社會科學》等期刊公開發表學術論文20余篇,參編教材兩部,主持及參與課題多項。主要研究方向為日本文學、中日比較文學。

?

聯系電話:010-59603199(總編辦)010-65583678(編輯部)
                85763678(制作部)65573678(發行部)65562678(財務部)

手機熱線:18513336662 15201625177         郵編:100022

E-M a i l:zhongshangtu@163.com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東區G69幢2號

Copyright ? 2004-2017 自費出書 合作出書

北京中尚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2527號-1 技術支持:愛維時空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721號

在線QQ出書咨詢 

我要出書 亚洲精品影院在线观看,yy4800万达影院私人,色色AV小说,乱码视频第二区